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科技 >
留下汽车文明的足迹(中)【改变格局】
2019-03-14 18:43来源:admin

  面对来之不易且有限的馆藏车及相关展品,如何更好地勾勒世界汽车和中国汽车的发展轨迹,北京汽车博物馆殚精竭虑。

  在展览逻辑上,北京汽车博物馆最终策划出“科学技术社会”的选题方式,以层层包容的关系,界定为四个层次,即故事展区主题藏品(展品)及展项。展陈内容依据历史、技术和未来的主线,由上至下分为创造馆、进步馆、未来馆三个独立的展馆以及中国汽车工业经典藏品车展区。

  博物馆四层是进步馆,介绍汽车内部结构、工程技术、安全性能和设计生产的相关内容;通过互动体验的方式,展现科技在汽车工业发展中的推动作用。

  博物馆三层是未来馆,描绘新技术发展、生态与环境问题、能源及相关政策,以及生活方式等相关话题,探讨解决之道和汽车未来发展方向。

  博物馆二层是中国汽车工业经典藏品展区,再现我国汽车工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摸索中发展的岁月。

  同一楼层,分有不同的展出单元,分别冠以不同主题。每一单元主题,根据不同的情节编排,借助展示技术的应用,将内容组织、展项开发、空间场景,进行充分组合,从而生动演绎了科技与文化、科技与艺术、科技与生活的有机融合。

  在布展形式上,北京汽车博物馆完摒弃传统的“图片+实物+文字”的静态方式,使用50多项互动项目、40多部多媒体影片、30多块触摸查询屏、100多件模型,以及数万字的图文资料等,以具象的“车性化、人性化”故事情节,将世界汽车工业的发展脉络和汽车社会多元化发展的规律,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  一排排汽车档案移动查询屏,分别按年代、国家和汽车品牌进行检索,想查询喜爱的汽车品牌档案,只要将移动屏轻轻推到对应的位置,屏幕上便会自动出现丰富翔实的相关资料。多元展示手段的综合运用,完全达到了“专家看着不外行,普通人看着不生涩”的良好效果。

  “博物馆在传播文化的同时,还承载着教育职能。教育既是博物馆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,还是博物馆各项工作中最贴近公众的部分。”作为国内最大的汽车博物馆负责人、北京汽车博物馆馆长杨蕊,一直在倡导践行这样的办馆理念:“一个博物馆的价值,不在于它有多宏伟、有多现代、有多少古董馆藏车,更重要的在于它的思想、它的视野、它的价值观,以及博物馆能够给观众带来的启迪和它所传递的精神,还有对社会的责任和对民众的关爱。博物馆与社会的融合,并不是简单的迎合,而是主动将自身嵌入社会的发展中,努力进入国民教育体系、走进公民文化生活、推动社会发展变革,将博物馆的科技价值、历史价值、人文价值转化为社会价值。”

  北京汽车博物馆自开馆以来,就牢固树立博物馆的社会职责与公益形象是生命线的观念,以观众和社会满意为本,面向全年龄段受众推出丰富的教育服务项目,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。

  如今博物馆的观众,已不局限于特定的学者和研究员,而呈现出多层次的特征;且在不同时段呈现不同特征,诉求也不一样。北京汽车博物馆的观众,大致分为三类:一是家庭观众。他们多在周末、节假日、寒暑假来馆参观。其目的是为培养家庭感情,激发孩子的兴趣。二是学生群体。中小学生多为旅行社协助学校组织,完成北京市社会大课堂的相应目标;大学生多为汽车或相关专业,开展馆校共建,完成相应学业和社会实践。三是汽车爱好者。以年轻人居多,或是汽车行业从业人员,多以党团活动、培训活动、家庭日活动组织参观。从年龄层次来看,青少年约占三分之一。

  北京汽车博物馆公众教育部负责人徐凯,根据参观者不同的参观诉求,与同事一起设立了预约讲解、专题讲解、微课堂、展区科普教育活动、博物馆课程、博物馆主题教育项目等多元的科普服务形式。汽车教育方式,也是采用故事导入、好奇心驱动、科学解读等形式,创新科普内容的表达方式,他们还开发形成了面向不同受众群体的课程、活动、学习单、科普读物、科普视频等形式多样的系列教育服务产品,以上都取得了明显成效。

  为了更好地传播汽车文化,汽博馆还采取走向社会、走进校园,进行科普课程的战略合作推广活动,以提升汽车文化传播的社会影响力。

 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汽车是西方文明的象征,被当作物质化膜拜的器物,成为追慕的和梦想的诉求,以至于被异化为自信和自尊的表达。故有人说,一百年历史看上海,七百年历史看北京,三千年历史西安。其中“百年历史”显然就是指“现代化”,而这个物象是什么?汽车就是缺少不了的象征之一。

  这就是教化。作为历史和文化的见证,博物馆最得大功能就是让实物说话,感知真实的存在。所以,西方汽车厂商从功利的角度出发都很重视“汽车博物馆”的兴建和维护,视为品牌“文化”的根,其实就是公司(厂商)史。而真正具有汽车历史的博物馆并不多。从这样的角度看,北京汽车博物馆就有气派,具有教化功能,而非功利的“公司史”(品牌史)。从收集的藏品来看,中外都有,涵盖了人文与历史,不局限于产品和个人,还有发明和创造,给人以启迪和联想,置于时代和历史的坐标上,被物化为符号和标签。

  然而,对于汽车的认知不全都是汽车本身的价值和功能,还有许多非汽车属性。最典型的就是“汽车鼻祖”(南怀仁发明蒸汽车)在中国就是最好的例子,不仅先于西方提出汽车原理,还有实物为证(根据图纸复原件,陈列于北京汽车博物馆)。由此弥补了中国在汽车发明上的缺憾。再是通过众多汽车品牌的沉浮,可以回到历史现场,会发现汽车其实就是一把解读现代史的钥匙,窥视到不同国家在对待工业化的态度和实施的战略。

  通过汽车历史,不难看出,现代化也就是汽车化,而现代化的竞争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汽车的竞争,过去是,现在依然是,只不过形式发生了变化而已。而国家竞争和文化输出,汽车是谁也回避不了的重要角色。由此,汽车博物馆的教化意义决不可小觑。(颜光明)

  【未完待续。本文节选自《中国汽车四十年》,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,主编:颜光明、钱蕾、王从军。撰稿人李方,《中国消费者报》汽车事业部副主任。本书全文由网通社首发,电子版连载可关注“禾颜阅车”微信公众号阅读。未经同意不得转载。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】

  这是了解汽车历史、技术及文化的博物馆,它的包容性和权威性就在于一手资料及实物的丰富和多元,且有了文化自觉的意识和行动。

看浙江新闻,关注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微信

分享到:
>
版权和免责申明

凡注有"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"或电头为"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"的稿件,均为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",并保留"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"的电头。

每日关注

©2016  张家口在线_张家口市最权威门户网站  版权所有